星期二, 2020-08-04, 7:48 PM
网文集粹
首页 | 文章 | 注册 | 登录
网站菜单
博客分类
音乐与视频 [13]精美图片 [13]
网络文章 [210]
聊天室
200
首页 » 2009 » 三月 » 17 » 陕西高中生猝死公安局 同学遭双手反拷背上加砖
陕西高中生猝死公安局 同学遭双手反拷背上加砖
7:38 PM
  • 19岁高中生被疑杀害女同学 受审时猝死公安局
  •   广州日报3月17日报道 据《华商报》报道,2月10日晨,陕西丹凤县一名高二女学生在丹江边遇害。3月8日,警方认定的重大嫌疑人、一名19岁的高中生在接受审讯期间突然死亡,当地警方因此被卷入漩涡。

      他的尸体满身伤痕

      这名死在公安局的高中生叫徐梗荣,1990年10月8日出生,家住丹凤县寺坪镇东峰组,生前就读于丹凤中学高三(10)班。

      来自官方的通报称:2009年2月10日凌晨,一个名叫彭莉娜的女高中生在丹凤县城丹江边上被杀害,经丹凤县公安机关侦查,徐梗荣有重大犯罪嫌疑。

      2月28日晚11时,丹凤县公安机关传唤徐梗荣。3月1日早7时许,徐梗荣向警方供述了作案经过。当天,徐梗荣被刑事拘留。3月8日上午10时30分,在审讯过程中,徐梗荣突然出现脸色发黄、呼吸急促、脉搏微弱、流口水等情况,审讯人员立即将徐送往丹凤县医院抢救,11时,徐经抢救无效死亡。陕西省检察院和商洛市检察院迅速介入事件调查。

      官方的解释,显然不能平息家长的愤怒以及公众的疑惑。

      3月9日下午,省检察院和商洛市检察院的两位法医对徐梗荣进行了尸检。一位目睹了尸检全过程的死者亲属事后如此描述:徐梗荣两个手腕上有清晰的环状伤痕,皮都翻了出来,两只手掌肿得像馒头,鼻腔里全是血,头顶外表皮完好。法医将徐梗荣的头皮揭开,发现很多面积为1.5厘米×1.5厘米的淤血点,头盖骨内的脑子出现水肿。这位亲属问法医,什么情况下脑子才会出现水肿?法医回答,得病或者是受到外力冲击。

      亲人奔波多日等来噩耗

      是什么原因导致徐梗荣死亡?现在还没有人能明确地回答。但徐梗荣的同学们都知道,警方抓走徐梗荣,是因为怀疑他和彭莉娜的死有关。

      彭莉娜被害案曾经在这个小县城引起很大轰动。命案发生后,市县两级警方成立210专案组进行调查,动用了大量警力,展开拉网式排查。丹凤中学有100多名学生被警方询问过,只要是彭莉娜家乡寺坪镇的男生,都被警方抽取了血样,徐梗荣也被警方找过多次。不过,当时很多同学都被叫过几次。

      这期间,徐梗荣和在西安读大学的二姐徐韩英通电话时提到了彭莉娜的命案,说因为这事警察找了他好几次,他虽然没干什么坏事,但还是有些心慌。2月27日,徐梗荣还和二姐通过电话。3月1日,便失去了联系。

      3月2日,徐梗荣的母亲曹会玲在西安接到一位亲戚的电话,说孩子被公安局带走了。曹会玲急忙往回赶,到丹凤时是晚上8时许。她去了城关派出所,又去了丹凤县公安局,但没有打听到儿子的下落。

      3月4日,徐梗荣的父亲徐和平从韩城煤矿上请了假回到丹凤。这时,公安局终于答复他们,徐梗荣确实在公安局接受审查,但现在还不允许他见家人。

      3月8日,徐和平等到了儿子死亡的噩耗。

      警方:

     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,有许多人不相信徐梗荣是杀人凶手。一位教师说:“公安局已经找徐梗荣谈了五六遍,还抽了血样,如果真是他干的,应该早就跑了,还等着你上门来抓?”

      更多的人则认为,徐梗荣死了,警方所称的徐梗荣供述作案经过已经没有了说服力。徐家人干脆怀疑徐梗荣的口供是刑讯逼供得来的。怀着这种情绪的还有很多学生,其中固然有徐梗荣的同学、朋友,也有不认识徐梗荣的,他们想寻求真相。

      3月11日,丹凤县公安局局长闫耀峰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,公安局认定徐梗荣为犯罪嫌疑人并非只是因为徐梗荣的口供,而是基于多方面的判断。不过,徐梗荣只是犯罪嫌疑人,发生这样的事情,公安局会履行赔偿责任。但彭莉娜被杀案还会继续调查下去,徐梗荣仍是重大嫌疑人。

      进展:

      “头七”前一天

      他终于“回到家”

      3月12日晚,在新一轮谈判后,丹凤县政府和徐梗荣的家人签下协议,内容包括:徐梗荣丧葬抚恤等费用于3月12日先支付12万元,其余待赔偿到位后一次性解决到位;徐梗荣之父徐和平、母亲曹会玲、祖母杜金娥终生享受低保。

      3月13日上午,一辆警车开道,面包车拉着徐梗荣的尸体进了丹凤县寺坪镇寺坪村东峰组。这个19岁的高中生终于在“头七”前一天回到了家。

      徐梗荣的突然离世,让210案件遇害者彭莉娜的亲人也陷入了困惑中。彭莉娜的母亲徐梦云说,从去年开始,她发现女儿和一个姓贾的男孩交往。女儿遇害后,寺坪镇一个教师告诉她,2月9日晚10时30分左右,他经过丹江二桥,看见彭莉娜和贾某在那儿,旁边还有几名男子,好像喝了酒。他们把这一情况反映给警察,当时他们真的有些怀疑贾某,但出乎意料,警察把怀疑的目光盯向了徐梗荣。

      一名高二女生被杀害了,当地公安机关投入大量警力破案,但“卖力”的结果竟然是旧案未破、又增新案——— 一名高中男生在接受公安审讯时突然死亡。发生在陕西省丹凤县的命案叠加,一时让这个陕南小城阴霾密布、传言四起。

      梳理惨案叠加的前后脉络,不管是死者的满身伤痕,还是死者同学“被刑讯逼供”的指认,都让人们怀疑:是否发生了刑讯逼供?否则,一个身体健康的青年,怎么会好端端地走进派出所,却带着满身伤痕被送进太平间?难道又是跟哪个“牢头狱霸”玩躲猫猫,把自己撞成这样子?

      人们等待着公权部门宣称的权威结论,更期待公权不再躲猫猫。

      死者一同学讲述在公安局里的非人遭遇:

      双手反拷 背上加砖

      3月9日,徐梗荣家人聚集在县政府门前鸣冤叫屈,丹凤县县长李吉斌出面接待了他们,县公安局、检察院的领导也到了现场。徐梗荣家人质问:“为什么身体健康的徐梗荣进了公安局8天就突然死亡?是不是受到警方的刑讯逼供?为什么警方控制孩子这么多天不通知家长,而且没有任何法律文书?”

      这些问题,都没有得到明确的答复。徐梗荣家人只能等待。尸检结果大概需要10天左右才能出来。

      按照官方的说法,徐梗荣是2月28日晚11时许被警方带走的。3月1日晨7时许,徐梗荣的同学吴明在睡梦中被几名民警按住,送上警车。

      据吴明说,警察把他带到了县公安局刑警大队,一进去就给他戴上了背铐(双手在背后铐着)。警察似乎是认定徐梗荣和他杀死了彭莉娜,开始就说:“事情已经烂包了(方言,意为露馅了),赶快交代过程。”

      吴明说,审讯过程中,来了几个上级单位的警察,有人问他,这件事发生后你后悔不?但他坚称自己什么也不知道。后来,警察就给他加刑,3个人把他按在桌子上,给他上斜背铐,还有人打他耳光,扇得他流鼻血。下午4时,他的两条胳膊已经失去知觉,审讯的警察又给他在背上加了一块砖。当时他都感觉不到疼了。但等到换班的审讯警察到来时,给他打开手铐,他的胳膊便直直地就掉了下去。

      吴明记得,他是3月1日上午8时许进的公安局,在里边总共待了50多个小时。这么长的时间内,警察一直在审讯,他没能睡觉。有警察放话:“我们只要把你带来,就绝不可能让你出去了。”

      然而,在公安局吃了几碗泡面之后,3月3日下午3时许,吴明被放了出来。为什么被放?吴明也不知道。

      吴明的遭遇在丹凤中学并非秘密,很多人都看到了他手上的伤。徐梗荣家人因此更加悲愤。他们不敢想象:吴明都遭到了这样的逼供,作为重点怀疑对象的徐梗荣又会被折腾成什么样子?

      徐梗荣家人曾追问公安局领导,负责审讯徐梗荣的民警是谁,对方以保护办案人员的安全为理由拒绝回答。

    死者徐梗荣

      

    死者遗像

      

    死者手腕上的伤痕

    分类: 网络文章 | 查看: 351 | 添加: time | 评价: 0.0/0
    全部评论: 0
    只有注册并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.
    [ 注册 | 登录 ]
    登录
    日历
    «  三月 2009  »
    SuMoTuWeThFrSa
    1234567
    891011121314
    15161718192021
    22232425262728
    293031
    收索
    友情链接
    统 计

    在线总数: 1
    客人: 1
    会员: 0
    Copyright MyCorp © 2020